从一个医疗翻译的角度看跨境医疗

网上说2016年是跨境医疗爆发元年,前有“盛诺一家”把跨境医疗带入国人视线,后有携康长荣、厚朴方舟等推出“再生之旅”、“自营车队、公寓”等概念化的服务,当然还有其他阿猫阿狗旅游中介代办出国旅游的就不提了。

这些大机构有几个共同的特点:其一,名字都是四个字,噗。都是所谓“高端跨境医疗”,有多高端从官网上的合作医院列表就能看个究竟,MD Anderson, Johns Hopkins, Harvard,只要是叫得上名字的医院、医学院都要挂上。就像国内看病找协和、北大,中国人出国了也要看医院的牌子不是?其二,这些机构都是中国制造,虽然创始人也许有海外求学经历,然而还是中国制造。一方面,中国制造选择和美国大医院合作是因为——只能和美国大医院合作,另一方面,中国制造了解中国百姓,中国人在中国看病都只去清北协和,怎么会愿意来美国了还跑去什么橘子郡某个医生的诊所去看病呢?

阅读全文

转且评Fenng大“有关健康常识的基本认知”

Fenng大发表在公众号“小道消息”的这篇文章,读来有趣,除了第11条略不靠谱之外,其余都是大实话,我忍不住根据朋友圈现状情绪激动地添个足。

阅读全文

美国境内发现第一例抗多粘菌素大肠杆菌感染

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。

Image Credit: CDC

继去年十一月中国报道多粘菌素抗药性基因之后,今天,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杂志报道了美国境内第一例抗多粘菌素大肠杆菌感染。人类抵御微生物的“最后一道防线”岌岌可危。

阅读全文

当无药可医

当我们提到进化论的时候,我们在说什么?也许会有人很天真的看着你:“唔,仅仅是个理论啊”,“还没有被证实啊”。闭上眼睛,深呼吸,抑制住用眼神杀死它的冲动,烦请它把这句话说给全世界因感染耐药菌而丧生的70万人的至亲挚友,这如何“仅仅是个理论”。他们也许不懂进化论,但他们懂自己的孩子,丈夫,妻子因为感染了抗生素杀不掉的细菌而死。这就是物竞天择,是细菌对杀菌药——被中国老百姓亲切的唤作“消炎药”的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表现,这就是进化论最活生生的例子,也是迄今为止给人类带来最惨痛损失的例子。如果关注一下新闻,就会发现情况很不乐观,不像我们出于并将长期处于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细菌不会陪着我们摸着石头过河,它们会努力在四十年后,把上文中的70万变成1000万。

阅读全文

当医学遇见漫画:小孤儿安妮的眼睛

复习病理过程中遇到这个病:Papillary carcinoma of thyroid(甲状腺乳头状癌),该病具有非常经典的组织病理学表现

核毛玻璃样、核染色均匀,核内假包涵体,40%的病例可见同心圆的钙盐沉积即砂粒体

阅读全文

我这一生—My Own life by Oliver Sacks

原文链接My Own Life

阅读全文